<noframes id="bjtpj"><progress id="bjtpj"></progress>
    <big id="bjtpj"><progress id="bjtpj"><meter id="bjtpj"></meter></progress></big>

      <big id="bjtpj"><big id="bjtpj"></big></big>

        <big id="bjtpj"></big>

        <big id="bjtpj"></big>
        <meter id="bjtpj"><menuitem id="bjtpj"><b id="bjtpj"></b></menuitem></meter><big id="bjtpj"></big>
          <progress id="bjtpj"><progress id="bjtpj"><thead id="bjtpj"></thead></progress></progress>
            <big id="bjtpj"></big>
            文學類

            柿子紅了

            來源:    信息時間:2017-09-21     閱讀次數:

            農歷雞年的"五一"假期與眾不同。秦縣這個只有60萬人口的豫南小縣,和全省各地脫貧攻堅政策要求的一樣,選派了許多干部奔赴全縣15個鄉鎮的396個行政村開展“農村脫貧攻堅”工作??h醫院的干部孟磊和老劉都沒有放假,而是在五一那天兩個人就雙雙脫離原來的醫療崗位,帶著行囊,風塵仆仆來到秦縣最僻遠的尉鄉三灣村參加“扶貧幫扶”工作。

            入村第一天的情景,孟磊至今還記憶猶新,那天的天氣真的很熱,太陽照在臉上生疼生疼的,汗水早已把自己前胸后背的衣裳浸透。坐著順路的小皮卡車,兩人一路上都沒有說太多話,因為幾十公里的道路把倆人顛簸得骨頭像散了架一樣。沉默中,小皮卡車在一個路口停下來,司機黑哥悶聲悶語說:“到地了!”。孟磊一個箭步跳下車,顧不上拿行李,就蹲在路邊那一排柿樹下大口大口地喘氣,滿臉都是汗。老劉則熟練地背下兩人行李向黑哥道謝后,頭也不回的走向通往三灣村里的那條路,見此情形,孟磊急忙跟上去,倆人一前一后地越走越遠,刺目的陽光,把這一老一少的身影拉的好長好長。

            村東頭大路旁邊,長著一排排枝葉茂盛的柿樹。柿樹下,三灣村支部書記老黃帶著鄉村干部三個人已經在此等候,大家見面后,雙方都一陣寒暄。孟磊望著路邊的荒草、漂著雜草的池塘,暗暗嘆氣道:“倒霉,這個鬼地方!”

            入村第三天的上午,脫貧幫扶工作隊組織召開頭一次群眾會。村里通知大半天才來了二十幾個人,大多是老人和婦女,還有幾個小孩子。村書記老黃咳嗽了幾聲,就向大伙介紹了上級派來的幫扶工作隊員老劉和孟磊同志,并邀請老劉講話。老劉神情嚴肅地宣傳脫貧政策,會場的人群中有些嘀嘀咕咕,其中一個瘦高個老漢怪聲怪氣地說:“他們說這都是玩虛的哩!干部下來盡忽悠咱莊的人?!泵侠谠谝慌月牭胶?,看了看老頭,沒有說什么。

            會后,大伙都各自散開了,孟磊向村書記老黃詢問才知,那個瘦高個兒老漢叫關德,是位養羊戶,家里養了200多只羊,平時脾氣很怪,最喜歡發表言論,是農村人常說的“刺頭”。在回住處的小路上,老劉和孟磊都沒有言語,快進屋時,孟磊望著老劉的臉龐,狠狠地說了一句:“是騾子是馬,咱倆拉出遛遛讓他們看!”。

            在三灣村的日子是忙碌的。白天工作隊倆人走村串戶,詢問群眾種田、養殖收入、統計登記、建檔立卡等。下午他們深入貧困戶了解目前困難,健康狀況;遇到忙時,小孟和老劉幫助農戶鋤草施肥。晚上,倆人和包村干部加班整理資料,規范檔卡,上報材料。漸漸地,村里人都知道了有一支工作隊吃住在村里,幫助群眾解憂排難、脫貧致富。

            母親節那天,孟磊、老劉帶著縣里的醫療隊來到三灣村為村里群眾免費義診,還為40歲以上的婦女免費進行了價值三萬余元的腫瘤篩查項目。一周后,他們協調項目資金為村里新裝路燈20盞,使夜晚的村莊燈火通明。工作隊還請來縣里的農業專家團為村里的七位種植大戶進行現場技術指導,提高果樹掛果率,增加農作物收益……

            日子長了,老劉和小孟臉曬黑了、嘴磨泡了,身體越顯消瘦了,老劉的血壓也“水漲船高”,一天天不間斷地吃藥。后來,工作隊又新建文化廣場、增添健身器材。引來清潔家園項目,成立清潔隊,定時打掃道路衛生、清運垃圾,使三灣村村里道路暢通、綠樹成蔭,村容村貌大為改善。

            七月的天氣說變就變。那天,天空原本晴空萬里,突然卻烏云密布,狂風大作。一會兒,就雷鳴電閃,雨如瓢潑。孟磊好像想起什么,從村室里拿起雨衣就往村東頭老羊倌關德家跑去,一進院,看見老羊倌正在用塑料布搭蓋羊舍上那幾處漏雨的窟窿,孟磊就順著梯子上去,兩手抓起兩張大油布和羊倌三下五除二就把最大的漏雨處蓋的嚴嚴實實。雨中,老羊倌吃驚地說:“咦!咋會兒是你哩,你咋來了?”滿是雨水的臉上露出尷尬之情?!皠e說了!快點蓋住那幾個去!”孟磊神情嚴肅地命令道,并抱來一根大粗棍支撐起刮壞的羊棚圍擋……電閃之間,晨雨之中,一老一少兩個人在若大的羊棚頂上忙碌不止,留下模糊的身影在雨中穿梭。終于,羊舍的缺損處都遮擋牢固了,大棚里騷動的羊群也漸漸地平靜下來。關德跑下梯子,一把拉著渾身濕透的孟磊拽進屋里,“走!洗把臉,換身干衣裳!”他邊走邊說,好像遇到多年沒見的親人滿是熱情。小孟簡單洗洗后,趁老羊倌進里屋換衣裳時,悄悄地一路小跑返回了村室。

            風雨過后就是晴天。第二天,老羊倌在村東頭向群眾繪聲繪色講起工作隊雨中幫助蓋羊舍的事情,引得村民連連稱贊。還有群眾現身說法,講述工作隊老劉救助貧困戶劉虎兒子小虎上學的故事。漸漸地,三灣村群眾口中說了越來越多工作隊的幫扶實事。

            不知不覺中,村東頭那一排排柿子樹上,已經掛滿枝頭的柿子悄悄地紅了。

            那天是周三,孟磊和老劉按照政策要求,即將返回原單位工作。臨行之時,倆人沒有聲張,只是和村支部書記老黃交接了一下,就準備坐公交車返回城里。

            剛剛走出村室小院,老羊倌關德帶著十幾個鄉親迎在路旁,拿的有花生、綠豆和水果?!澳銈儌z不仗義,走也不給俺說一聲!”關德拉著老劉的手埋怨道:“這些花生、水果都是咱莊人自己種的,你們帶回家嘗嘗!”。小孟和老劉連忙說不要,老羊倌臉一揚,裝著生氣地樣子說:“你倆看不起我這老大哥嗎,給裝車上!”倆人再三推辭,也阻擋不了鄉親們。

            車發動了,孟磊扭頭向后望去,老羊倌那棗紅的臉上露出親切、真誠的笑容;晚風中,夕陽下,一群樸實的農村漢子向坐在公交車上的孟磊和老劉揮手告別。一陣風吹起,孟磊的眼眶里濕潤許多,好像有什么東西要掉下,他知道,那不是風吹進的沙子,更像是心中有一股暖流在涌動。

            不遠處,一排排柿樹上桔紅色的柿子掛滿枝頭,紅紅地像一團火,紅的那樣醉人,紅的那樣美麗。

                                                                 

            国产精品加勒比爆乳专区一区